EN [退出]

南方网帐号登录

× 没有帐号?极速注册
南方网>娱乐>娱乐资讯

《歌手》第三期赵雷《成都》刷爆朋友圈

2017-02-07 10:57 来源:北京日报网络版 徐颢哲

赵雷抱着吉他,出现在《歌手》的舞台。

    这两天,你的朋友圈被赵雷的《成都》刷屏了吗?

    上周六晚,湖南卫视《歌手》第三期播出,民谣歌手赵雷亮相“踢馆”,最后一个出场演唱自己的原创歌曲《成都》。与其他歌手用飙高音、玩饶舌追求好名次不同,只挎着一把吉他的赵雷没有任何炫技,只是站在舞台上低声吟唱。《歌手》总监制洪涛在节目最后时刻才念出赵雷的排名:本场第二。这出乎大多数人的意料,但赵雷的确唱哭了现场的大众听审,也在这个乍暖还寒的春天,唱暖了电视机前观众们的心。

    意外

    别人飙高音,他却低声吟唱

    《歌手》第三期,赵雷的同场竞技者中,不乏迪玛希这样的“高音机器”,但他轻轻松松上了台,用略带颗粒感的嗓音伴随着简单的吉他伴奏,不慌不忙地唱着,歌曲末尾童声的点睛之笔,更让这首《成都》带着一种温暖的沸腾。有趣的是,不仅赵雷自己状态放松,其他歌手在“歌手之家”看赵雷演唱时,也尽情放松:张杰跟着《成都》的节奏慢慢唱,袁娅维甚至斜着身子“瘫”在沙发上。

    赵雷的出现,证明在《歌手》的舞台,不是飙高音就能赢。乐评人木一认为,从第三期开始,歌手们面对每期淘汰一个人的残酷赛制,都尽力拿出最炫技的东西,“这导致了高音乱飞,最后让一湾清流般的情怀民谣杀出了重围。”在音乐人耳帝看来,华语乐坛已陷入原创绝境,2016年华语乐坛走红的歌屈指可数,而综艺节目依然在不断消费着老歌遗产,赵雷能在节目中打败六位歌手,“这充分说明,当下观众对于顶尖翻唱的审美疲劳以及对优秀原创作品的强烈渴求。”

    许多人从《成都》中听出了别样的意味。有观众感慨,这首歌唱的不仅是成都,也是所有城市人的孤独感和怀旧之心,“听的是《成都》,但触动你的其实是郑州、沈阳、济南、长沙。”娱评人肥罗直言,越是在一个现实麻木的时代,吃瓜群众越需要在“你会挽着我的衣袖,我会把手揣进裤兜,走到玉林路的尽头,坐在小酒馆的门口”这样的忧伤民谣中,抚慰失落的情感和疲惫的心灵。

    心声

    玩儿票而来,对走红没概念

    长沙对赵雷来说,并不陌生。2010年,抱着玩儿票的心态,正在长沙演出的赵雷参加了湖南卫视《快乐男声》。比赛中他坚持唱自己的原创作品并得到宋柯等评委的高度认可,当时24岁的他在台上说:“有些人可以唱歌,有些人必须要唱歌,我就是那个必须要唱歌的人。”

    此次作为挑战歌手参加竞演,“必须要唱歌”的赵雷给出这样的理由:“因为可以带自己的乐队,可以唱自己的作品。”于是喜欢赵雷的歌迷发现,《歌手》的舞台上,键盘手柳森、吉他手喜子和褚旭、贝斯手天佑、鼓手李彦超、打击乐手弭佳这些赵雷的老伙计悉数亮相。

    虽然已是第二次参加湖南卫视的音乐综艺节目,赵雷依然用“紧张”形容自己的心情。对于自己第二名的成绩,他归因于运气,“可能更多的是那群小孩给我提了分,如果我自己比较干巴的一个乐队站在那儿唱这首歌,可能就那么回事了。”在他眼里,《歌手》这个舞台比的不仅是唱功,“这是一个电视节目,人们在看你唱歌之外性格上的特点,包括你说的每一句话,甚至节目中的一个动作。”

    赵雷的歌迷曾经这样断言:赵雷不红,天理不容。事实上,早在登上《歌手》舞台之前,他去年发布的这首《成都》已经在社交网络上广泛传播,从他去年末“无法长大”全国巡演大获成功,到此次参加《歌手》踢馆成功,赵雷确实红了。但他坦言自己对红不红没有概念,心里一直有这样一个畅想:挑个日子,带上自己的乐队,简单装扮一下,找一家酒吧去唱歌,不会有歌迷专程赶来,一切都不是刻意为之,喜欢听的叫个好,不喜欢听的就转身离去。

    追问

    民谣好时代,理想可别丢

    早在赵雷未亮相《歌手》舞台之时,总监制洪涛便毫不掩饰对他的期许,称希望他“替大家最喜欢的音乐形式留下一席之地”。从《我是歌手》第三季的李健,到上一季的老狼,再到本季的赵雷,民谣歌手都没有缺席。一路见证赵雷音乐之路的S.A.G舞台艺术工作组创始人姜北生认为,《歌手》能邀请赵雷参加,算是对于原创音乐人群体的认可,“这跟赵雷、李志、陈粒、好妹妹、许嵩等民谣歌手的成功有直接关系。”

    人们印象中向来只属于小剧场、Livehouse、音乐节的民谣音乐人,如今确实走上了更宽广的舞台,包括赵雷在内的众多民谣音乐人近几年都完成了全国巡演,所到之处一票难求。对这一现象,赵雷如此解读:“民谣是最接近流行乐的风格,它能融入大众市场是正常的。但民谣也不等同于一把吉他、一个简单的编曲,从曲调到曲风都有很多讲究。”他坦言自己并不排斥商演,但是希望音乐和商业之间有个和谐的平衡。

    对于爆红的《成都》,音乐圈内人有不同的看法。耳帝就指出:“《成都》并不是一首多么出色的作品,它听起来甚至不像是新歌,而是上世纪80年代末流行歌的还魂。”赵雷团队也头脑清醒,赵雷的经纪人齐静说,过度赞誉是毁掉一个人最快的方式。

    喜欢怀旧的赵雷,拥有众多老物件,其中有一个纯金的刺猬挂件。赵雷觉得自己就像只刺猬,“那些隐形的刺让我拒绝着一切虚伪的东西,阳光下可以相互温暖。”这后来也成为歌迷眼里他的形象标志,能够相互温暖但彼此无法妥协。本周六的《歌手》第四期,“任性”的赵雷依然选择自己的歌曲《理想》,正如他唱的“理想永远都年轻,你让我倔强地反抗着命运,你让我变得苍白,却依然天真地相信,花儿会再次地盛开”,希望他的理想能在民谣的好时代,保持得久一些。

 

编辑: 杨智明
相关新闻

网友评论
请登录后进行评论| 0条评论

请文明发言,还可以输入140

您的评论已经发表成功,请等候审核

小提示: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,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

微信
QQ空间 微博 0 0
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

网站简介-广告服务-诚聘英才-联系我们-法律声明-友情链接

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87373397 18122015068

ICP备案号:粤B-20050235